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寂静王冠 第八百零七章 英雄与死亡

发布时间:2020-01-16 16:19:55

寂静王冠 第八百零七章 英雄与死亡

第八百零七章英雄与死亡

“噗嗤……”

有人被这个古怪的名字逗笑了,可很快,笑容不再。

在扑面而来的飓风里,近乎窒息。

已经再看不清战场中央的情况了,只能隐约窥见毁灭的风暴中,有电光和雷鸣交错碰撞,那是以一人之力掀起的灾难。

恐怖的龙卷直冲天空。

有人在以一人之力,应对着如今龙脉九姓的全力围攻!

“这可不是什么好笑的东西。”

白恒淡然说道:“传说里,它一旦启动,只凭着自身的重量就能够钉住海洋,困锁潮汐的伟力。

在太常卿将它带走之前,它已经将北海钉了四百年,平定了四千八百个月的潮汐。当地的土人称呼它为定海神针,是天帝将它投到凡间的神器。

在未曾目睹它的时候,我一直认为这只是一个传说和笑话,却没有想到,竟然真的有这么恐怖的东西存留在人间里。”

他停顿了一下,抬起酒杯,满盈着风中的沙尘,然后,调转杯口,将带着血色的沙土倾进风里。

在暴风中,有扭曲的铁片凄啸而来,击碎了他手掌的瓷杯,留下了撕裂的伤口。

白恒低头,端详着手指上的伤口,捻着指头,神情却淡定又平和:

“看,在它面前,恐怕任何天灾都不足为惧吧?

诸位,这就是皇帝麾下最强的乐师,只要他下定决心,牺牲自己,便能够轻而易举地毁灭我们的联军。

等袁家主战死之后,恐怕我们就要正面面对那位英雄的压力了……”

在死寂之中,白恒微笑着,起身道别:

“那么,我先行下去准备,还请各位稍安勿躁。”

很快,他的身影消融在了远处,再也不见。

-

-

风暴之中,超过极限想象的恐怖质量横扫,令大地崩裂,弯曲,无数泥土被卷上天空,围绕着那一道虚无的武器,形成暴戾的龙卷。

被扭曲的引力笼罩在了英雄的手中,原本毫无实感的力量,此刻在人的观测中具现为实质,那是漆黑到连光芒都能够扭曲的‘场’

曾经桎梏沧海,将怒潮和海啸如野马一般束缚的武器被他掌握在手中,忽略到那恐怖的反噬和代价之后,变成了无坚不摧的恐怖武器。

就连被引力所吸引而来的沙土,都环绕着它,形成了凌驾于钢铁之上的超密度物质,宛如卫星被恒星的引力所束缚那样。

实际上,究竟在物质界之中是否能够还有物质能够抵挡它的正面轰击也尤未可知。

而作为驾驭这一份力量的代价,哪怕是此刻化身为英雄的男人,恐怕也并没有想象的那么轻松。

燃烧天灾所换取来的力量,只不过是使用这一恐怖伟力的资格而已。

在如此动乱的环境之下,以太依旧存留着实体,抵抗着来自引力的吸食,却依旧有一道道银色的辉光自英雄的躯壳之上剥落,彼此交织成回旋,缠绕在漆黑的虚无之场上,如同环绕着玫瑰的荆棘。

那是燃烧生命的痕迹。

奉持此力,无坚不摧!

正面应对着龙脉九姓数百年来所积蓄的力量,胡先生咆哮,非但没有呈现弱势,反而步步紧逼,硬顶着围攻,将烛龙一举重创。

纵然如此,胸口也崩裂开一个大洞。

那近乎贯穿天穹的一剑自袁长卿的手中刺出,贯穿了地水火风,撕裂了雨和铁,在剑章的凝聚之下,以太化作铁光,汇聚为人类难以观测的极细一束,笔直地随着纯钧一同刺出。

如同光贯入水中,才重重折射之后,在引力的偏折之下,以一个精细到难以度侧的倾角,原本应该刺空的一剑,反而没入了敌人的胸膛。

胸前只是一道纤细的裂口,可是暴乱的以太却在胡先生的背后炸出一个大洞,倘若不是已经化身非人,此刻胡先生早就在乱窜的剑气之中被绞杀成粉碎。

面对着如此庞大的压力,袁长卿的攻势非但没有减缓,反而越发的凌厉。

就好像是……难以形容的愉快。

渴求了漫长时光的事物已经尽在眼前。

强敌与死亡。

两者现在皆唾手可得。

于是,如猛兽一般地狂欢。

舍弃了累赘的躯壳之后,袁长卿以纯钧权杖化身圣灵,此刻正面承受着风暴的席卷,还有胡先生的攻势,如同磨去了铁锈一般,凌厉的不合常理。

厚积薄发。

袁氏的乐理本身就应该是死中求得,在寂寞了二十年之后,二十年的等待所换取来的乃是力量前所未有的恐怖攀升。

并非是量的提升,而是质的蜕变。

甚至不是权杖和乐理的提升,而是纯钧之中,那一道以杀意汇聚而成的要素在疯狂地膨胀,散发出通天彻地的威压。

在狂喜之中,那要素不断的膨胀又不断的收缩,破灭又重组,生灭数十次之后,竟然一分为四,彼此交织,以层层乐理衔接铆定,形成了古怪的矩阵,当四者交织回旋的时候,袁长卿的身影就越发的稀薄,也越发的可怖。

他已经将一切都融入了纯钧之中。

就连以历代家主之骨所铸就的纯钧都无法承受如此疯狂的力量,隐隐浮现裂痕。直到最后,袁长卿在狂笑之中倒持剑柄,对准自己的躯壳,纵横劈斩而下。

两剑过后,他伴随着纯钧一同分崩离析。

在炽热的辉光里,创世烘炉再演,无穷尽的以太汇聚而来,伴随着四道要素的飞出,形成了四个决然不同的虚影。

死中求死。

在舍弃生命的那一眩耀之间,掌握生命的本质和意义,然后将这种累赘的东西……彻底抛弃!

注视死亡,追随死亡,然后,成为死亡!

那一瞬间,袁鹤鞘中的闻铃发出悲鸣。

一截破碎的剑身自空中落下,落入了他的手中,那是纯钧的剑体,在剥离了袁长卿数十年的孕养之后,已经变成了最初的形骸。

纯钧从来都是袁氏家主佩剑,寸步不离,唯一会出现在别人的手里,那就只能证明一件事……袁长卿,已经死了。

可袁鹤却并没有哭天抢地,甚至没有如同寻常人那样流泪。双眼之中毫无悲怆,只有一片难以言喻的羡慕,和对那四道烈光的神往!

生命不过是追寻死亡的过程。

死,是值得的。

在死那一瞬间,历代最强的家主袁长卿已经触摸到了那个历代祖先悠然神往的境界,隐隐跨入了大源的边缘。

那一瞬间,大源轰鸣,四道河流自其中涌动而出,贯穿了以太界之后,自其中垂落,汲取着以太之海的力量,近乎将大半个震旦的以太都卷入此处,形成了恐怖的真空。

紧接着,落入了那四道自袁长卿的躯壳中所飞射出的要素里。

于是,在四道要素的映照之下,地水火风,万物万象瞬间冻结凝固,唯有无尽的烈光和恐怖的黑暗在天穹之上汇聚。

四道身影自要素之中浮现,赫然是袁长卿的面孔,一为稚子;一为老人;一者为壮年,肃冷凌厉,宛如要斩破万物;一者宁静如处子,虚幻飘渺,甚至难以观测是否存在。

四者分持着四道决然不同的古剑,剑刃之上的要素彼此呼应,以最纯粹的毁灭和死亡打造出了轮廓,无数乐理自其中延伸而出,交织成庞大的炼金矩阵,将整个战场笼罩在其中。

万物悲鸣。

直到现在,四道要素才虚空之中显露出自身本质的力量。

——诛、戮、陷、绝!

倾尽了袁氏历代的积累之后,横跨生灭的桥梁,阐述毁灭之理,模拟出世界终结景象的恐怖神器自袁长卿的骸骨之中蜕变完成。

在死去的那一瞬间,他终于完成了历代先祖的夙愿,将自己的心魂骸骨一同锻造成了这四柄毁灭的容器。

在四柄剑刃的映照之下,大地荒芜,浮现裂痕,焦土之上覆盖着冰霜,天空灰白,寒风凄啸。

透过破裂的天空,无法窥见星辰的辉光,因为星辰已经在永劫之中毁灭。

天地之间,一道直通地心的恐怖裂痕浮现,可是裂痕之中并没有恐怖的地热涌现,就连星球的核心都已经冷却。

一具破碎的骸骨端坐在残破的天地之间。

世上再无生命存留。

唯有这惨烈的星球残骸,昭示着一切曾经存在。

这就是大地、天空、星辰、万物与世界的终末,一切的毁灭,一切都失去意义的景象。

此刻,在终末之剑的笼罩之下,整个天门关都哀鸣着震荡,被卷入那一片终末之中,迅速的风化,城墙之上的守军悲鸣,纷纷枯萎。

甚至就连友军都在这力量之下不得不向后退避,留下了满地的尸首。

此时此刻,战斗已经再非人类所能够干涉。

而是怪物和世界,英雄和死亡的战争。

在破碎的天地之间,重质量武器与终末之剑碰撞在一处,恐怖的战斗攀升至最高潮。随着战斗的变化,四者不断合并拆分,在胡先生的身上留下了一道道伤痕。

纵然已经死去,可是袁长卿的笑声仿佛依旧回荡在这永恒的毁灭之中,伴随着战斗的越发激烈,那个老人曾经疯狂的身影,就越发地清晰。

哪怕已经死去,也依旧以如此的方法,体验着争斗的乐趣。

体验着……杀戮的快感!

第一次的,胡先生被逼退了。

在那凌厉攻势之下。

就像是曾经叶青玄和袁长卿的对局重演。

求胜的会得胜,求死的,会得死。

如果不想被袁长卿拉扯着同归于尽,那就只能被他压倒,难以反击。

在战场之外,依旧有着数名家主贴近战斗的地方,源源不断地通过天上城的力量,为袁长卿的遗骨提供着力量,容他随意挥霍,洒落毁灭。

面对着那四道发狂进攻的流光,燃烧的英雄再度抬起万钧之力,向前砸落。

这一次,不再后退。

酷烈的大日重新运行在这死寂的世界之中,恐怖的高热和永恒的寒冷争杀在一处。

最后的那一瞬间,胡先生看向身后,露出诀别的笑容。

再见。

-

-

“胡先生……”

旷野之中,叶青玄闭上眼睛,不再去看。74

记住版址:m.

重庆五洲医院正规吗
上海远大医院电话预约
安庆牛皮癣医院哪好
贵阳治癫痫病最好疗法
深圳治疗妇科疾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