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杀戮校区之立血求道 第七十七章 天道四皇 下

发布时间:2019-12-04 15:56:59

杀戮校区之立血求道 第七十七章 天道四皇 下

在红鲳哥左手边的头一位就是一个样貌不凡的青年才俊,自出现起到现在还没有一句话从他嘴里吐出来过,他一直捧着手中的xiǎo石佛来回摩娑着却一言不发,xiǎo巧的金丝眼镜镜片的背后是一双目光凌厉的绿色眼瞳。身材消瘦行动上却带着一种军人才有的暗劲和干练,表面看上去要比普普通通的大四学生还要大上几分,但是造型却收拾地比一般学生更显活力,仿佛是刚刚踏入职场的公司xiǎo职员,身着笔挺的xiǎo西装,举止上中规中矩,不会因多一分而逾越,也不会因少一份而欠缺,一切细节拿捏的十分得体——甚至是过分得体。然而这种强迫症似的完美举止不但不会给人带来压抑,相反却显得很优雅和高贵,仿佛经历过西洋宫廷繁文缛节束缚过的上流绅士一般,只是在这张消瘦的脸上根本看不到笑脸。这位穿着干练精细的纤细男生诚然説话不多,但是説话不多并不代表没有存在感,相反,关注他的人要远远多过忽视他的人,在他的xiǎo西装口袋里没有雪白的手帕和鲜红的玫瑰,更没有做工印刷精美的业务名片,他不需要这些琐碎的附属品提升和推销自己,他只要直接了当的因果。他姓冯,在旧货市场和杂市街区都有自己的茶店,相比天道社高层元老的身份,他的另一个身份更具有知名度,那就是陆公茗海仿古茶庄的大东家,茶艺精湛的冯茶师。如果单论经营收益的话,在这种大环境下靠开茶庄混饭吃无疑是自寻死路,之所以这位以茶师自居的学生大佬茶庄生意越做越大自然不是因为茶叶的品质,而是借茶叶生意的幌子经营草本植物的萃取研究,表面上看只是利用传统工艺批量生产纯度并不是很高的毒品,实际上也在生产各种用途的制剂,麻醉也好,剧毒也好。然而这就是茶庄的全部么?很显然是不可能的,表面看上去很普通的正行下面是完整的罪恶产业,如果真的只是追求毒品带来的利索,用现代工艺直接进行化学配制岂不是更高效?然而这就是茶师做的铺垫,一切为了真正的庞大体系所做,那就是天道社牢牢将根系扎进整个南校区的资本——独立与校方和赏金联盟之外的特务系统!一切与社团价值取向相关的情报和任务几乎都是经由茶师所管辖的这个机构消化和发布的。除了社团外包的工作是直接越过冯茶师的茶庄之手,几乎所有的巨细都在茶庄的掌控之中。

虽然茶师算得上是个手眼通天的大人物且话不多,却有着一副真性情,由于早先是跟天道社创始人一起打天下的开派元老,对第一代主事者有着近乎执拗的拥护,所以在第二代主事者上台之后倍受猜忌,为避免自己死于社团内斗,茶师主动将自己的产业剥离出社团蛰伏下来,虽然此后三番五次地遭到第二代主事者的刁难,但凭着自身强大的立身资本还是挺了过来。之所以茶师现在主动重回社团坐在这里议事,跟红鲳哥和闵远扳倒了惹事生非的前任主事者有很大关系的。在茶师看来,这其中的因果很简单:因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最后一个议事元老则是一个精神萎靡的少年,阔口肿眼,身材五短,坐在位子上就像栽在那里的矮树桩子一般,头发稀疏微黄,俨然有了秃dǐng的趋势,虽然説是少年,但那种形同暮年的精气神仿佛是行将就木的老头儿一般。加上他手里正在盘转的两颗璞玉石球更平添了几分老气横秋。细心的人会发现,在他脑袋与肩膀之间几乎找不到脖子的间隙有细细的鳞片,那正是他长着鳃的地方。

圈子里的人都叫他龙王,下面的人都尊称他一声龙哥。相传在很久以前,龙王还不是现在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好像还算的上是个干干净净的白面书生,大多数女孩子们似乎喜欢的就是这种白白净净、斯文细心且充满才情的xiǎo男生,刚入校的一段时间颇有女生缘。但是好景不长,像他这么斯文白净的男生很快就成了校园里混混集团的欺诈对象,懦弱的性格让他一再妥协和退缩,换回的却是更加变本加厉的欺凌。

如果就这样一直任凭事情发展下去或许并不会造就今天的他,然而在那一天的傍晚,一群经常欺凌他的学生混混再次把他堵在了教学楼阶梯的角落里,

因没能交够学分而再次被暴打。这一过程被一个一直跟他很要好的同班女生看到了,女孩性格十分刚烈,见状只身上前劝阻,天真的代价可想而知。一众人渣将女孩拖进隔壁讲堂,对其进行了长达两个多xiǎo时的施暴,最终女孩受辱而死,现场没有学生会成员的介入,校规的约束力在那一刻被践踏地粉碎。

而他也没有幸免,两个有断袖之癖的强壮男生先后对他实施了暴行。自此,他彻底沦为了那些性趣上很有创意的强权者们的玩物。没多久,再也难以承受残酷现状的他精神崩溃,毅然选择了自杀,在纵身跳下求道山北侧望江穿栈道的一刻,他心中淤积的怨气像是感染了浩瀚宽阔的求道川,江水为之澎湃,比往日更为激烈……

后来……后来就再也没有人敢好奇之后发生的事了,这是他的心伤、逆鳞,流传最广的版本就是:这尊恶神在一心求死的时候触发了某种兑换体质的条件,或者是另外一种在求道川江底的奇遇,总之这让他发生了彻底颠覆以往的转变,没有人敢于当面求证,因为不知好歹的人都让他丢进了求道川里陪着他的仇家喂鱼了。

四位元老中,龙王当数十分暴戾的危险分子,因为他与旁人不同的地方在于自己并不是在本能和的驱使下进行杀戮和施暴的,他的道德准则本身就是一部血淋淋的刑罚守则,一个秉承扭曲信仰的异端信徒要远比那些即兴表演杀戮技巧的xiǎo家子气更具专业素养,他是名副其实的理智型暴君。即便对待兼并进来的xiǎo社团组织人员,龙王都有着一套非常古怪的审核标准,一旦达不到这个要求就会被他下令裁决,手段十分凶残,受龙王裁决的混混必死,不同之处只有选择用刑的种类,这大概跟他的经历有着莫大的关系

。龙王对待下面的人也十分严苛,酷刑和重裁是家常便饭,用他自己的话来説就是:我们都不干净,早就该死,如果不对自己狠一diǎn儿那就没有继续活着的必要了。

这样一来,导致的结果就是龙王下面的几个堂口人数是最少的,不过经历了非人苛责折磨的旧部反而成了锤炼过后的金石。龙王的人最能打,最不怕死,最有纪律性。天道社从初代创立至今,凡是社团亲手做事,基本上都是由龙王的人做。因为龙王跟忠心与否没有任何牵连,只是秉承着清洗这个校园的信念而做事,所以历任主事者对他都很器重,现任第三代主事者红鲳哥自然也不例外。

鬼佬、开膛佛手、冯茶师和龙王,这四位代表天道社最高层级的堂口大哥齐聚在一起的时候并不多见,距离上次集会的时间足足有一年多,那还是帮助红鲳哥坐上天道社老大位置的缘故,所以説这四个人既是天道社资格最老的元老,也是红鲳哥身边最值得相信的人。虽然天道社的堂口众多,但是要数有资格参议社团大事的堂口大哥,只有他们四个人。

闵远一圈打量下来,四个人都没有要先开口的意思,他也不着急,静静地站在红鲳哥身边等待红鲳哥发话。他知道,如果红鲳哥不先开口,他们四个老狐狸是谁都不会贸然开腔的,因为他们谁都摸不清楚这次召集大家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如果开场就説错了话,那之后可是要有大亏吃的。

最终打破沉默的终究是红鲳哥。他先是慢悠悠地坐直了身子,从精致的xiǎo茶海中夹出冒着热气的茶杯,一边用茶巾轻轻地擦拭着茶具,一边语气平和地对在场的四个人説道:“前些天,我托冯大哥在茶庄上带回一diǎn稀罕货色,是咱们目前手里没有的,想必你们眼下也想尝尝。”

话毕,红鲳哥将茶盅轻轻地一字码在茶盘里,提起茶壶依次来回浇注着,斟罢,抬手示意众人取茶,等每个人都将各自的茶盅从茶海里捧出时,红鲳哥开口了:“我这个人,信命。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有人説我是血里捞饭的恶煞夺金命,不过我不这么认为,我喜欢吃肉,却不擅长杀生,能有我邹文昌今天完全是仰仗如今在座的各位大哥,在各位贵人的扶持下我邹文昌才坐稳了这个位置,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忘记这一diǎn,在这里,我邹文昌谢谢各位了!!”

大连市中心医院怎么样
首大医院盛发军
潍坊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内蒙古治癫痫病好的医院有哪些
北京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