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龙魄原型体 第八百二十五章 In My Sword I Trust

发布时间:2020-01-17 23:06:13

龙魄原型体 第八百二十五章 In My Sword I Trust

“可算这个《恶之系列》算是全都给唱完了”当表演台下的观众们干什么的都有的时候,冯龙德在灵魂联系内收到了自家死党们的灵魂讯息,尤其是魏斯克那个闷骚汉子说得相当多,“得亏老赫你当初跟V家歌姬们商量了半天让她们就唱这五首,不然就冲《恶之系列》里的正传歌曲、外传歌曲、前篇歌曲以及各种各样的同人歌曲,甚至再算上V家七宗罪系列这个更大分类里的其他歌曲的话,那么今天估计全场观众非得哭得哗哗的不成”

“所以折腾掰哧了半天让她们唱最经典同时关联性也最强的这五首就成了,否则的话节奏被彻底带跑偏了,想要重新掰回来可不容易。”冯龙德回复道,当初跟初音未来等V家歌姬们进行这方面的安排的时候一群人可没少冥思苦想,毕竟这个系列中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唱顺溜的也就只有《恶之娘》与《恶之召使》了,其他的歌曲想要在不修改删减歌词的情况下演唱出来就比较折腾,能演到现在这份儿上没出毛病简直万幸,“话说现在也都别闲聊了,该轮到咱们了——伙计们,别忘了,接下来好几首歌都是我领唱而你们与初音未来她们一起跟着嚎的,打足精神吧。”

“放心吧老赫,咱们哥儿几个都时刻准备着。”灵魂联系内,李察德的灵魂波动频率显示出这货的心情相当轻松,“不过能让一大群千娇百态的V家歌姬妹子们跟着一起嚎维京风的民谣与战歌好吧,简直前无古人,没准儿也后无来者,也这就是老赫你能干得出来了”

“说得好像我特别暴殄天物似的。”冯龙德回复过去了一条表示自己用鼻子哼了一下的灵魂讯息,接着把双手紧握着的带有旗帜的枪杆用其尾部的枪尖戳进地里固定好,并且走向了双向魔法传送阵的作用范围内,“甭瞎扯淡了,都赶紧上场,马上就要开演了还扯皮,老几位到时候别弹走调或者唱破音了。”

“得得得,都知道了,老赫,怎么越来越啰嗦了,还真是一个老男人”

将注意力从灵魂联系内退出来的冯龙德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家的几个死党刚刚怎么吐槽了自己显得絮叨的一面,反正他也习惯有人吐槽他不仅大叔脸大叔身形连性格习惯都大叔了,好像说了自己能变成正太似的好吧,这货别说正太了,萝莉御姐什么的在罗恩病毒的伪装能力作用下都能轻松变出来,就是这逼还是觉得原始身形轻松自在

言归正传,通过双向魔法传送阵瞬移到表演台上之后,冯龙德借着周围弥漫着的黑色雾气的掩护,开始动用伪装能力将自己身上的条顿式冬季军装转换成跟接下来需要唱的歌曲应景的服装。

与此同时,魏斯克等人与初音未来等V家歌姬们也同样借助着黑色浓郁雾气的遮掩悄默声地带着各自的乐器在表演台上的相应位置上站好,准备过会儿演奏起激昂的旋律——带着各自的乐器说得轻巧,这得看是谁,像是魏斯克、李察德与莉莉娅手中的乐器都还好说,一个人抹黑上台该站好位置的站好位置该把电源接上的把电源接上;而换成是初音未来等V家歌姬们的话镜音铃与镜音连这一对姐姐鲁特琴弟弟小提琴的姐弟也同样好说,就是初音未来负责的是电子琴,巡音更惨,是架子鼓所以冯龙德在用自身罗恩病毒的伪装能力转换自己服装的心态的同时也能用灵魂扫描感知到背后的动静,就发现将近十来名V家歌姬们脸红脖子粗地帮初音未来与巡音把那两个大宝贝抬到了相应的位置上,再上气不接下气地出溜回到后台

“真亏她们能干得出来,当初彩排的时候我建议过要不我在这个阶段帮她们一把,或者干脆后台预备上点儿条顿士兵,FFF团的团员们也成,结果她们一个个的都说没问题”感知到背后那帮歌姬妹子们的所作所为,冯龙德也有些无语:去年平安夜与圣诞节的两场演唱会由于没有卡洛琳用魔法来达到诸多特效的缘故,V家歌姬们演唱每一首歌也就是不断调换乐手来腾出给歌手更换演出服的时间,乐器更不可能有功夫临时抬下去然后再搬回来;现在好了,有卡洛琳用各系魔法来达到恰到好处的特效,很多需要讲究点氛围感的歌曲也就能唱了,结果就是在演唱《恶之系列》的几首歌曲越往后越需要表演台上只留下歌手,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魏斯克等人与初音未来等V家歌姬们需要自个儿把自个儿的乐器扛下去搬上来,那叫一个考验协调性与周转速度啊!

略显无奈地摇了摇头,冯龙德依旧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了自己的身上,细细雕琢着由饱含罗恩病毒的血肉所构建出来的衣服上的每一个细节与褶皱,省得到时候有什么地方觉得别扭还没法现场修改。

安置乐器与调整服装都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很快,表演台上的黑雾浓郁武器就如同来的时候一样快地散去,露出了其中的歌手与乐手们。

冯龙德与魏斯克等人以及初音未来等V家歌姬们此时此刻的打扮,让表演台下的观众们吃惊不已,接着转而就欢呼了起来:这一次冯龙德身上的装扮再一次转换成了维京战士的模样,不过除了头顶戴着的还是那种装饰有牛角的维京圆盔之外,上半身完全什么都没穿,直接光着膀子,露出了胸腹部那健壮贲起的肌肉块儿,上面涂满了各种各样的卢恩文字与维京神符,下半身则只穿了一条黑色的皮长裤与翻毛靴子,左手持着木制大圆盾右手握着维京长剑,看上去活脱脱的就是一名狂战士或者战争头目(arBoss);魏斯克等三人的打扮也差不太多,不过他们不像躯体强度强悍的冯龙德那样光着膀子一时半会儿也不觉得冷,就选择了穿戴上了外套着皮革与皮毛的轻型链甲,一个个看上去也跟准备发起突袭进行劫掠的维京战士似的;至于初音未来等几名V家歌姬她们换上的衣服并不像二货四人组那么夸张,但也相当具有维京范儿了,紧身的皮夹克、作训裤与长筒靴,像巡音还在她自己的脸上化上了几道典型维京风格的花纹,使其看上去略显妖娆的同时也具备了英姿飒爽的感觉。

“似乎大家对于我们这群人的装备装扮非常惊讶啊,是不是?”看着表演台下观众们那挂着许些惊讶表情的脸庞,冯龙德咧了咧嘴,把右手的维京长剑插回到腰间佩戴的剑鞘里,抄起放在支架上的麦克风冲着他们喊道:“是不是大家心里想着,可算要轮到某个思路精奇的家伙准备嚎上几首破音的战歌来挽回一下气氛了?”

“哈哈哈哈没错没错!是这样的!!君王陛下!!!”冯龙德的话让表演台下顿时发出了一阵轰笑声,并且伴随着不少人的起哄回应,“之前的歌曲很好听,但也太悲伤了,君王陛下你一出场就意味着我们马上要燃烧起来了!”

“那么好吧,大家就准备燃起来吧!”冯龙德点了点头,紧接着就将麦克风重新放回到了支架上,拔出维京长剑后做出了一个剑盾相击的动作,动用着灵魂能量让自己的声音吼向了四周:“InMySordITrust(唯剑吾信)!”

“InMySordITrust(唯剑吾信)!!”冯龙德才刚吼完,表演台下的观众们就重复喊道,并且还有不少人在暗暗放心,心说总算不是跟喝酒有着莫大关系的歌曲了

完全没有想到有一部分观众由于自己准备演唱的这首歌的歌名而放心了些什么的想法,冯龙德静静等待了小半分钟魏斯克等人与初音未来等V家歌姬们用各式乐器演奏而出的充满了热血澎湃感觉的音乐旋律,很快就亮起嗓子开嚎道:

“Manymenhavecrossedmyay,(多少人穿过我的征途,)

Promisingpeaceormysoulto(承诺和平或拯救灵魂。)

ButIalreadyheardyou,(但我已听闻了你,)

Ihaveseenhattheymadeiththeirfreedom,(看见他们以自由之名的所作所为。)

ButI,Ihavenoneedforyourgod,(我,并不需要你的神祇,)

Theshallotruthofyourpoisonous(狡猾的唇舌诉说着浅薄的事实。)

Brothers,itstimetomakeastand,(弟兄们,是时候奋起了,)

Toreclaimourlives,(取回性命,)

Becauseallthissteelcansetus(因为,只有战斗才能获得自由。)”

唱到这里,冯龙德略微停顿了一下,而魏斯克等人与初音未来等V家歌姬们也让各自手中拿着的语气弹奏得越发激昂,并且很快就跟着冯龙德一起豪迈地合唱道:

“Rise,mybrothers,eareblessedby(起来,弟兄们,钢铁保佑着我们。)

InmysordItrust!(唯剑吾信!)

Armyourselvesthetruthshallbe(全副武装,揭露事实。)

InmysordItrust!(唯剑吾仰!)

Tyrantsandcoardsformetalyouill(暴君和懦夫必将屈服于剑刃。)

InmysordItrust!(唯剑吾信!)

Tilljusticeandreasonell(我们必将掌握正道和真理。)

InmysordItrust!(唯剑吾信!)”

不得不说,这个维京风的战歌歌词的大部分含义是北欧多神教与基督教产生碰撞之后的一个冲突矛盾体现,但是由冯龙德这个不管是地位还是灵魂能力上基本上跟神祇没啥两样的不死君王来唱,就总觉得哪里怪怪的违和感爆棚不过冯龙德一直都不觉得自己是神祇,而且曾经是天主教徒的他也不觉得唱这首暗含着抵御基督教文化侵蚀意味的维京战歌有什么别扭的,自然就唱得相当富有感情,让表演台下的观众们很快就被带入了状态,跟着一起奋力呐喊着,并开始熟悉了歌词后准备跟着一起吼。

不光是冯龙德,魏斯克等人也唱得相当之嗨,毕竟这帮家伙们的爱好习惯跟冯龙德同步性不低,豪爽直率的维京风歌曲始终都是他们最喜欢的,相当符合他们同样直来直去的性情;至于初音未来等V家歌姬们,她们唱起来更多是起到一个衬托与伴奏,不过其中架不住镜音连那个黄毛正太跟着冯龙德等人一起嚎,让他的老姐镜音铃气得暗暗咬牙,准备后面找机会恶整一下自己的亲弟弟

咽了口唾沫,冯龙德清了清嗓子,继续一个人吼道:

“Thesordthatshiversinmyhand,(手中震颤的利剑啊,)

Doyouhavethemight,(你可有那力量,)

Toeattheputridflesh,(噬食腐烂的血肉,)

Todrinkthebloodofthetrueoneto(饮下罪魁祸首之血。)

Thetimeofchangeishere,(改变的时刻已然来临,)

Availyour(磨锋剑刃吧。)”

紧接着,所有人都跟着冯龙德一起齐声吼道:

“Rise,mybrothers,eareblessedby(起来,弟兄们,钢铁保佑着我们。)

InmysordItrust!(唯剑吾信!)

Armyourselvesthetruthshallbe(全副武装,揭露事实。)

InmysordItrust!(唯剑吾仰!)

Tyrantsandcoardsformetalyouill(暴君和懦夫必将屈服于剑刃。)

InmysordItrust!(唯剑吾信!)

Tilljusticeandreasonell(我们必将掌握正道和真理。)

InmysordItrust!(唯剑吾信!)”

唱完这段歌词之后,冯龙德暂时闭上了嘴巴,等待着中间这一段较长的音乐独奏,而表演塔下的观众们则顿时爆发出了海啸般的呼啸声,欢呼不绝于耳。

在音乐独奏结束之后,冯龙德嘶吼着嗓子,又开始唱道:

“Leaveyoursoulstoyour(上西天见你该死的神祇吧。)

Kneel,obey,follotheir(服其威严,遵其法律,顺其命令。)

Diseasedanddecayed,cherishtheirfate,(惋惜病者和腐者的命运,)

ThisdayI(他日我必偿还。)

Yourloveforfearcome(你对恐惧的爱,化作命运。)

Yourloveforfearcome(你对恐惧的爱,化作命运。)

Omenbuildmeafieryfalcon,(预示令我如同燃烧的猎鹰,)

Pullyourbladeinablazing(掏出刀刃,于火焚之岸。)

Shellneveraitandmaymakear,(她决不等候,随时制造战争,)

Restmyhandsandcometopray,(休息在臂弯里,前去祈祷,)

Butmylifeshantgoto(但我的生命决不虚耗。)

Gripthespiritthattheyturnon,(紧握兴奋的灵魂,)

Uponthepoint,thepointofour(直到钢剑的刃端。)”

嚎到这里之后,冯龙德再一次做出了一个剑盾相击的动作,魏斯克等人与初音未来等V家歌姬们,以及所有在场的观众们,开始了近乎整齐划一的呐喊:

“Rise,mybrothers,eareblessedby(起来,弟兄们,钢铁保佑着我们。)

InmysordItrust!(唯剑吾信!)

Armyourselvesthetruthshallbe(全副武装,揭露事实。)

InmysordItrust!(唯剑吾仰!)

Tyrantsandcoardsformetalyouill(暴君和懦夫必将屈服于剑刃。)

InmysordItrust!(唯剑吾信!)

Tilljusticeandreasonell(我们必将掌握正道和真理。)

InmysordItrust!(唯剑吾信!)”

眼看就要唱完整首歌曲了,冯龙德突然高举右手手中的维京长剑,剑锋直指苍穹,连带着不少佩戴了单手长剑的条顿士兵、携带了条顿式双手大剑或者骑士长剑的卫队骑士以及腰挎着武士刀的条顿武士们纷纷拔出了自己的武器做出了同样的动作,吼声同样响彻苍穹:

“InmysordItrust!!(唯剑吾信!!)”

南方医院泰成逸园分院专家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医生
北海男科医院哪好
淮安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上饶最好的治疗癫痫病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