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异闻边缘 第六十一章:天书

发布时间:2020-01-13 17:02:14

异闻边缘 第六十一章:天书

翌日下午

季梧桐顶着两个黑黑的熊猫眼,一脸颓废地走进了距离姚倩晗家不远的一座公园内,哈欠连天一副没睡醒的模样,手上还不断比比划划着什么东西。

白淼淼跟在她身边,穿着一身可爱的黑色小洋装,小皮鞋在地上踢踢踏踏的,就好像一个精致的洋娃娃,眼睛开心地眯成了一条可爱的弧度。

这身衣服也是一宿没睡的季梧桐连上午都没法补觉的罪魁祸首,毕竟原来身为鬼的白淼淼是不需要衣服的,并不是没必要穿,而是只要她愿意,无论是什么样子款式的衣服都可以直接在身上幻化出来,自然是不需要考虑买衣服方面的问题。

但是她现在可是算得上一个有血有肉的女孩了,总不能一直穿着最开始塑造傀儡时那身清凉的小连衣裙吧,而且换洗内衣也是一套都没有,所以两人刚从鬼境里出来,白淼淼就强行把几乎倒头欲睡的某人拉出门,直奔最近的商场消费去了。

一买就是整整一个上午!

吃过午饭后,稍微睡了两个小时,就已经到昨天商量好的汇合时间了。

这个时间公园里倒是没有多少人,除了几个在家呆着闲得无聊的爷爷奶奶聚集起来跳个舞之外并没有什么人过来光顾。

两人走到位于公园比较靠后的秋千处,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最中间秋千上正轻轻摇晃着的叶夕。

白淼淼一声欢呼,迈开小腿就跑了过去坐在另外叶夕旁的秋千上,一脸天真无邪。

“来啦?”叶夕冲白淼淼做了个鬼脸,抬手送出一股微风让女孩身下的秋千大幅起落,引出一阵不满的娇呼后,向晃荡过来的季梧桐微微一笑。

今天叶夕并没有穿着便装,而是季梧桐第一次见到她时的那副打扮,黑风衣、银边披肩、木手环和小皮靴,帅气的不得了。

“啊~来了,搞得这么正式干什么?”季梧桐站到她身边,有气无力的抬手道:“总觉得这身衣服跟现在的你违和感好严重的样子。”

少女不满的呲了呲牙:“哪里有违和感了呀!你是在说我没有气质吗?”

季梧桐刚想说些什么,就看到身旁的一团枯叶忽然无风自动,仿佛经历了一阵小型龙卷风般漫天飞舞,一袭白袍大袖翩翩的伊南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我勒个去?瞬移?”季梧桐见鬼似的看着面无表情的同学,惊呼道。

伊南摇了摇头,淡淡道:“灵体换位而已,只是小伎俩,在战斗时是没有用的。”

“战斗……”季梧桐叹了口气:“你们两个也是这么想的啊,所以才全副武装的过来了?”

“是我告诉他们的。”白淼淼坐在秋千上晃着小腿,清冷的说道。

叶夕点了点头:“淼淼用你的发信息给我,说是今天很大的可能性会发生冲突,最好准备的充分一些。”

“我也一样。”伊南说道:“不过你带这个女孩一起去真的好吗?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她现在可远远没有之前遇到时那么强。”

“她非要跟着来,说自己也是边缘人也是同伴什么的~”季梧桐无奈的摊了摊手,转头看向白淼淼:“喂,丫头,解释一下呗,为啥让他俩准备的那么全面,怎么不叫我也好好准备准备?”

女孩看了他一眼,笑道:“季哥哥你准备不准备也都是这个样子,所以就没有特意跟你说,那现在我就解释一下吧。”

她努力的伸直小脚使秋千停下,一边用食指轻轻地点着嘴唇,一边说道:“如果我推算的没错,今天晚上十有八九大家一定会发生冲突的,而且对手自然不是身为普通人的姚礼,而应该是某个边缘人。”

“怎么说?”伊南微微眯起了双眼,他对跟边缘人打上一架可是一点意见都没有的。

“显而易见啦~”女孩微笑道:“昨天的事我已经问过季哥哥了,既然他有自信表明会封掉自己女儿的能力,那就说明这位内心并不坚强的父亲肯定有所仰仗,你们应该也都猜得到吧?”

三人都点了点头。

“至于我觉得是某个边缘人,只是简单的排除法而已。”女孩晃了晃食指:“他没有理由会去找异类帮忙,那可是姚礼唯一的宝贝女儿,但是凭借着他对边缘人的了解和集团的财力,找到一两个实力不差的非本地边缘人也不是难事,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叶夕眨了眨眼睛,好奇的问道。

白淼淼微微皱了皱眉:“只不过我总觉得他并没有理由主动去找,无论是出于对边缘人的敌意也好还是别的什么也好,这个可能性并不大……相比之下我倒是更觉得像是有人主动找到他的,而且是在最近。”

“你之前说的我都明白。”季梧桐按了按女孩蹙起的小眉毛,问道:“但是为什么觉得会是别人找的他而不是他雇佣的别人?”

“转学。”白淼淼不暇思索的说道,扭头看了叶夕一眼:“我记得你们的班长最后一条信息是发给那个笨蛋的吧?”

叶夕微微一愣:“啊?我?哦对,倩晗最后是给我发的信息。”

“内容大概是父亲强行想让她转学,去她之前曾经很想去的B市师大对吧?”白淼淼问道。

叶夕点头:“嗯,倩晗是这样说的。”

“就连你们都觉得姚倩晗不会答应~”白淼淼继续用食指点着自己薄薄的嘴唇:“他当了那么多年父亲会不了解自己的女儿吗?如果他早有准备雇用别人使用抹去能力和记忆的手法,以他对咱们边缘人的敌意,还会打招呼吗?早就直接叫人动手了好不好,反正是为了自己女儿好,良心上又不会过不去。”

季梧桐的嘴角抽了抽:“好好好,就算你说的都对,不过丫头你还没加入边缘人呢吧?就这么咱们咱们的合适嘛?”

白淼淼白了他一眼:“哼,早晚的事情而已,我想说的是那个帮助姚礼的人绝对是突然出现的,甚至开门见山的告诉了他转学可能会让姚倩晗的处境更加危险,排除B市的边缘人,很显然,来路不明,目的不明……”

“所以你才让我们做好准备,以便随时应对冲突?”伊南的眼中闪过一丝钦佩,不得不说,同样心思缜密,但是对这件事只是稍微了解一些的白淼淼已经比自己多看了太多步,也想到了太多可能性,才会提醒大家做好准备。

在大家心目中忽然高大起来的女孩却只是耸了耸肩,悠悠道:“我只是尽量让你们准备充分一点,我猜姚倩晗绝对不会同意这件事的,姚礼的决心也未必有那么坚定,不过未雨绸缪总是好的,晚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三人都点了点头,叶夕更是从秋千上跳下来,俯下身子捏了捏白淼淼细腻的小脸,笑道:“淼淼你好棒啊!”

“放手啦!”白淼淼没好气的拍开叶夕的手,忽然问道:“呆萌,有能力封印一个边缘人象征力和记忆的家伙,大概能强到什么程度?”

叶夕也不建议被她这么称呼,只是眨了眨眼,沉吟道:“这个不好说,如果说是使用术式、符印或者阵法的话,那么肯定很强,至少比我们强,但是如果把象征力这个不稳定因素算进去的话,就不好说了……”

“切,问了等于白问……”女孩撇了撇嘴,小脸上满是不爽:“看来这次之后我得补补课了,做鬼时候的经验一点都用不上。”

……

姚宅,花园

姚礼正坐在长椅上,手上端着一杯不加糖不加奶的黑咖啡,轻轻地抿了一口,那浓厚的苦涩并没有让他感到任何不适,自从妻子去世后,他就再也不去碰除了这种玩意儿之外的其它饮品了。

姚倩晗心事重重地坐在父亲对面,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沉默着一言不发。

“有点紧张?”姚礼把咖啡放下,冲女儿问道:“还在怪我吗?”

姚倩晗摇了摇头,轻声道:“我知道爸爸你是为了我好,所以并没有怨你的意思,只不过是责怪自己能力不够,甚至还会给朋友带来麻烦……”

姚礼挑了挑眉:“我已经给你机会了,当然,前提是你的朋友们今晚会过来,责怪自己能力不够的意思是,要是你够强,就已经把老爸我好好教育一顿掌握自己的命运了?”

“我怎么敢呀~”姚倩晗笑道,随即面色转冷,望向了花园中的某个角落:“不过我至少能把树后的那个家伙狠狠教训一顿!”

姚礼一愣。

随即他就看到崔梵的身影从一棵梧桐树后绕了出来,手中抱着一本辞海那么厚的莎士比亚选集,一边向两人走来一边轻轻鼓掌。

“哈哈~小姑娘你还真是厉害啊。”崔梵笑道:“竟然能发现我已经到了。”

姚礼对这个屡屡毫无顾忌闯入自己家的年轻人颇为恼火,面色阴沉道:“你是什么时候到的?”

“三分钟前。”姚倩晗立刻说道,挑衅般的看着崔梵:“我能听见你的呼吸和心跳声!”

后者扶了扶眼镜,面色古怪的问道:“你确定?”

话音刚落,姚礼还没什么反应,姚倩晗却是面色一变,她发现自己眼前的这个家伙虽然依旧这么好端端的抱着书原地没动,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意,但是此时此刻无论是这个人的呼吸声也好、心跳声也好,甚至包括他体内血液流动的声音,在自己的耳中已经全部都消失不见了!

场面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默中。

姚倩晗轻咬着嘴唇,看向崔梵的眼神中充满了愤怒、不满、嫌恶,还有这一丝恐惧和挫败感,虽然觉醒时间很短,但崔梵是第一个让她觉得自己在对方面前完全就是一个普通人的家伙。

姚礼面色阴沉,也不知道是在思考着什么,还是在等待着什么。

崔梵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自顾自的翻开了手中的书,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直到姚礼衣袋中的铃声响起。

他随手接起,听了两秒钟后只是说了句:“带他们过来吧。”

就挂掉了。

姚倩晗面色一喜,而一旁自顾看着书的崔梵却微微撇了撇嘴角,嘟囔了一句什么……

不过就连姚倩晗都没听清。

过了半响,季梧桐、伊南、叶夕和白淼淼四人从宅邸后门来到了花园内。

前面的三人都是面色严肃,只有白淼淼正一刻不停的左顾右盼着,一边看一边还在嘴里念叨:“啧啧,有钱人啊有钱人,有钱人的生活就是好啊~房子真漂亮,好想一把火烧了啊……”

姚礼和姚倩晗都是一愣。

季梧桐连忙把白淼淼拉到身侧,讪笑道:“这孩子是我亲戚的同学的朋友的老丈人的女婿的表妹的闺蜜的侄女~乡下来的,非得跟我们出来见见世面,不好意思啊姚伯父。”

伊南把脸扭了过去,努力的装作不认识这两个家伙。

叶夕冲姚倩晗眨了眨眼,盈盈一笑。

后者直接对叶夕的笑容回以一个飞吻~

只有崔梵惊讶的看了一眼白淼淼,飞快的翻了几页手中的书,脸上闪过了一丝愕然。

姚礼面无表情,只是淡淡的点头道:“嗯,看样子人已经来齐了。”

“姚先生……”崔梵啪的一声合上书,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姚礼,沉声问道:“您这是什么意思?”

姚礼笑了笑,看了一眼姚倩晗,回答道:“请不要介意,虽然我和崔先生的看法一致,不过看在已经过世的内人份上,我还是决定给女儿一个机会,和她打个赌,她希望这几个小朋友能阻止你封印她的能力,所以我就放他们进来了,当然,一会儿的事我就不管了。”

“打赌?”崔梵微微皱眉:“我们之前可没聊过这些。”

“没办法~”姚礼叹了口气:“毕竟女儿是叛逆期,较起劲来也是很麻烦的,崔先生不是也说过,就算有人来捣乱,也可以轻松的收拾掉他们吗?我可是很信任您的,如果您成功了,报酬一分都不会少你,当然……”

“他们毕竟是我女儿的朋友,如果您伤害到他们的话,哪怕只是再小的伤害……”姚礼语气一变,正色道:“交易就算失败!”

姚倩晗心中顿时一阵狂喜,就差把姚礼搂过来亲一口了,她这才明白,刚才的话,才是父亲之前所谓的‘让步’!

季梧桐等人也是交换了一个眼神,面露喜色。

但崔梵有些阴沉色脸色却是瞬间多云转晴,微微俯身行了个绅士礼,抬起头来笑道:“好~顾客就是上帝,自然是上帝说的算!”

说罢他便松开了一直握在手里的书,那本厚重的莎士比亚选集却是自行漂浮在半空中,猛地展开,哗啦啦的翻着页。

“自我介绍一下…….”

崔梵扶了扶眼镜,向前走了一步。

“在下崔梵,男,二十九岁,未婚,目前担任某个破地方的图书馆管理员一职,另外一个身份是居无定所的自由边缘人,称号:天书!”

这轻轻地一步,却让他面前除了姚礼之外的所有人仿佛置身于一场毁天灭地的风暴中一般,厚重的气息让众人心脏猛地停跳了一拍!

“请多指教……”

第六十一章:终

南京骨科医院的电话
深圳博爱医院在线挂号
吉林公立银屑病医院的地址在哪里
南昌专业治牛皮癣医院
黑龙江癫痫病医院到哪里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