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移动藏经阁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暴露

发布时间:2019-09-26 00:34:10

移动藏经阁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暴露

“科斯达蒙!你让我説你什么好?我还能指望你什么!?”寇兰德愤怒的指着科斯达蒙:“两次!两次茵菲儿主动出现在你的面前,而你呢?你都做了什么?如果你无法担任这个职务,那么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还有很多人愿意接受这个职务。¢,→.2◆bsp;科斯达蒙被寇兰德喷的一愣一愣的,低着头不敢还口。

第一次在传送魔法阵附近,自己来迟了。

而第二次,茵菲儿再次出现,而且还是出现在这禁地中,而自己又一次迟到。

当然了,这次茵菲儿倒是没有一见到自己就跑,而是与自己交手了,只是自己还是没能留下茵菲儿。

也难怪这位议长如此的愤怒,科斯达蒙听到寇兰德要撤自己的职务,那脸上是充满了死灰。

“议长大人,请您给我最后一次机会!只要最后一次!我一定!一定会将茵菲儿绳之于法。”科斯达蒙坚定的看着寇兰德,目光里多少带着几分祈求。

“你确定吗?你确定这次不会再失手了吗?”寇兰德凝视着科斯达蒙,质问道。

“是的,如果下次茵菲儿继续出现,我还不能将之捕获,那么我就自己辞去职务。”科斯达蒙认真的説道。

“那好,那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不过你记住了!只此一次!”寇兰德冷着脸哼道。

“多谢议长大人宽宏大量。”科斯达蒙心中长长的松了口气。

寇兰德diǎndiǎn头,挥了挥手道:“退下吧。”

説着寇兰德便带着自己的追随者,在禁地周围走动。

科斯达蒙看了眼寇兰德身边的那个骑士。这个骑士也真是奇怪。在这里还带着头盔。

寇兰德逛了一圈后。便要进入秘洞之中。

可是门口的守卫立刻交叉着兵器,将寇兰德挡住。

“做什么?本议长难道不能进入这里?”寇兰德立刻大怒的叫道。

“议长大人,您当然可以进去……可是……其他人的话……”

“科斯达蒙!”寇兰德回过头。

科斯达蒙满脸苦涩的跑过来,diǎn头哈腰的看着寇兰德:“议长大人。”

“我需要一个解释!你的人为什么将我拦住!”

科斯达蒙瞪了眼那两个守卫,破口大骂:“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还不放行!是不是觉得我的话不灵了?滚开……全给我滚开!”

科斯达蒙这才回过头看着寇兰德:“大人,您请。”

“哼!”寇兰德冷哼一声,直接带着自己的追随者进入秘洞之中。

顺着秘洞走了片刻,一直到沿途不再有守卫。寇兰德身边的骑士拿下头盔。

“寇兰德叔叔,谢谢您。”

寇兰德挥挥手:“不用与我客气,我与你父亲是旧识。”

寇兰德淡淡的看了眼茵菲儿,眼中闪过一丝慈爱。

突然,秘洞的深处传来一个声音:“寇兰德!”树精老头已经从秘洞的深处走来。

寇兰德的脸色微微一变:“埃兰先生。”

“你带着不相干的人来这里,可是违反了规矩的

移动藏经阁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暴露

。”树精老头看着寇兰德。

寇兰德脸色一僵,为难的看着树精老头:“埃兰先生见谅,在下这次前来,是想向您求助的。”

“向我求助?你是圣堂议会的议长,同时也是十三级神法师。这世上还有什么事能够难得倒你的?”

“茵菲儿,你过去给埃兰先生看看。”

茵菲儿不知道。这个老头是谁,不过看寇兰德对这老头恭敬有加,显然是身份非同一般。

茵菲儿伸过手掌,树精老头疑惑的看着茵菲儿。

“埃兰先生,请您帮她将这枚戒指取下来。”寇兰德説道。

树精老头疑惑的伸过手,想要取下茵菲儿指头上的戒指,可是戒指立刻出现异变,从戒指上伸出无数的黑丝,钻入茵菲儿的手掌上。

“咦?这是……亡灵的气息……”树精老头惊疑的看着茵菲儿,迟疑了一下,回头对秘洞深处叫道:“哈迪斯,你出来看看。”

白面男子从秘洞深处走了出来,树精老头让开身位:“你来看看。”

这个叫做哈迪斯的白面男子走上前,抓住茵菲儿的手腕。

“你对亡灵魔法比较有研究,你来看看怎么回事。”

哈迪斯不断的看着茵菲儿的手,脸上露出一丝惊奇:“好高明的亡灵魔法……好高明的炼金术……”

“你看出端疑了吗?”

“那个给他戒指的人,只是跟她开了一个小玩笑,似乎并不打算要伤害她,这个亡灵魔法道具的效果看着吓人,其实就是空有其表,这些渗透到手掌里的只是普通的亡灵之气而已,如果你强行将戒指取下来,亡灵之气就会把整条手臂浸染成黑色,而且会散出腐朽的恶臭。”

“这还不够严重吗?”

“其实亡灵之气与人体本身的生气是相互排斥的,这亡灵之气如果量大的话,会把人变成活尸,可是,就这戒指之中的亡灵之气,恐怕不用半天就会被人体排斥干净……小姑娘,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亡灵法师,以至于对方如此捉弄你?”

“哈迪斯先生,此事并非您所想的那样,这枚戒指其实是一个精神魔法师给她的。”寇兰德説道。

“哦?灵魂魔法与亡灵魔法双修?”哈迪斯顿时露出惊奇之色。

“那个人很神秘,故意给茵菲儿戒指,然后以这枚戒指作为媒介,控制茵菲儿袭击这处禁地。”

“等等……你是説昨天晚上在外造成混乱的,就是她?”树精老头惊讶的问道。

“是的。”

“我知道是谁干的了。”树精老头眯起眼睛。

“是昨晚进来的那个小子?”哈迪斯回过头看向树精老头。

树精老头diǎndiǎn头:“如果是他的话,那就合理了。”

“埃兰先生、哈迪斯先生。昨晚有人趁乱进入到这里?”寇兰德脸色微微一变。连忙追问道。

“放心吧。他对秘洞更深层的东西没兴趣,他是来研究这个传送魔法阵的。”树精老头説道:“而且今天晚上他还会来。”

“埃兰先生,那您就放任他来去自如?”

“因为我拦不下他。”树精老头淡然説道。

“加上狮王先生和亥格先生,你们四位联手,都无法留下他?”寇兰德倒吸一口凉气。

“如果你知道对方是谁的话,你就不会表现的这么意外了。”

“我也认识?”寇兰德更加惊奇,以自己的认知,似乎并没有哪个强者。具有这种能力。

“你不止认识,你还连同其他的高手,将他杀死过。”

寇兰德的脸色终于无法继续保持平静,身体在微微的颤抖:“您……您……您是在开玩笑的吧?他已经死了……”

“事实上他没有死,而且当日如若不是我与他协定,让他不要制造太多的杀戮,恐怕死的就是你们了。”树精老头淡然説道:“他答应了我,以假死消失在你们的眼前,不然的话,你以为当时凭着他的实力。会只是造成那diǎn伤亡吗?”

“可是……这不可能……当时我可是亲眼看到,他受到末日浩劫正面冲击……”

“事实上。昨晚见到他之前,我都以为他死了。”树精老头淡然説道。

“埃兰先生,您将这件事告知我,是什么目的?”

“因为我觉得,已经没有继续隐瞒的必要了,他不是圣城的敌人,如果他真的把圣城当成敌人,当初也不会接受我的提议,而圣城也早已不复存在,就如大地守护者一样。”

寇兰德露出迟疑之色,当初他之所以选择围剿白晨,就是因为那个小子太强大了,强大到圣城都感到忌惮。

可是如今听到树精老头的话,让他不禁开始扪心自问,当初的决定是否是正确的。

毕竟如果按树精老头的説法,他们能够活下来,反而应该感激那个小子的不杀之恩。

“你是圣堂议会的议长,我告诉你这些,是为了让你知道,并非所有圣城无法控制的强者,都是我们的敌人。”

“那我应该怎么做?”

“等……等他今晚到来。”树精老头説道。

夜幕下,白晨再次来到秘洞之中,不过这次不同于昨晚,需要从外面摸进来。

白晨已经记下了秘洞的坐标,所以只要距离不过瞬间移动的极限距离,白晨就可以随意的进出。

而瞬间移动的限制就是需要看到自己移动的位置,才能够进行瞬间移动,可是白晨却可以用领域的感知,来进行非肉眼的观察。

不过,在白晨进入到秘洞之中的时候,却现除了树精老头四个人之外,寇兰德和茵菲儿居然也在这里。

茵菲儿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小孩的时候,还是愣了愣。

“这个小孩就是先前控制自己的人?也是他们口中那个非常可怕的存在?”

白晨疑惑的看着这些人,回过头看向树精老头:“老头,能解释一下现在是什么情况吗?”

寇兰德面对白晨的时候,显得很不自然,甚至还有一diǎndiǎn的警戒的姿态。

“他已经知道了……事实上这次他来,不是为了与你为敌的,他只是想要你放过那个女孩。”

白晨看向茵菲儿:“小丫头,你确定不愿意再和我合作吗?我知道你迫切的想要强大的力量,我可是可以给你更加强大的魔力!比起法神之力药剂更好的东西。”

茵菲儿迟疑了,事实上白晨与她想象中的那个神秘人,实在是出入太大了,让她不得不怀疑,这个小子是否真的是那个神秘人。未完待续请搜索,更好更新更快!

临汾治疗癫痫病方法
临汾治疗癫痫病费用
临汾治疗癫痫病医院
临汾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临汾妇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