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剑控天下 第一百七十二章:歉意

发布时间:2020-01-16 23:47:08

剑控天下 第一百七十二章:歉意

第一百七十二章:歉意

这声小师叔乃是秦舞阳真不愿意叫的,尤其是在这种时候,从他嘴里叫出这三个字真心别扭,

奈何,林夕这家伙现在的身份的确乃是自己小师叔,师祖王重楼的传承弟子,在这zǐ承宗中,也绝对乃是第二代弟子,

而自己不过就是三代弟子之中的佼佼者,相比较之下,这声师叔,叫的并不冤,

可她却总是感觉什么地方有些别扭,那种心思,一旦出现在她心中,就怎么也都挥之不去,

王林和大师兄可是明白人,见到二人如此尴尬,便能猜得出这其中的一些隐秘,有些好笑的看了看林夕,也不说话,直接就在他们你面前消失了,

人家小两口的事情还能在旁边看热闹,要是真定下來也就算了,他们定会毫不留情的嘲笑自家这小师弟,可这八字还沒一撇的时候呢,要是真被他们搅和黄了,还不得被师傅打死,

沒见师尊他老人家也都一脸满意的消失在原地了吗,这分明是给人家个单独说话的地方呢,他们哥俩自然不会如此沒眼力,

“沒看出來啊,这老三还是个情种,也不知道,是怎么令的我们zǐ承宗的小公主都倾心不已的,”半路上,大师兄十分哀嚎的说道,

自己來zǐ承宗也有十几年了,一直处在闭关之中不说,可名气也绝对不小,尤其是现在进了入道境,可以说乃是大宋年轻一辈之中真正第一个进入入道境的强者,从今天开始,他自然成了这大宋王朝的名人,一身修为足以逆天,

这样的存在,到现在还是一光棍,可比自己小很多的小师弟,却桃花不断,就连zǐ承宗的小公主都对其倾心不已,这人和人的差距咋这么大捏,

“得了吧,咱俩都不是那种能招女孩子喜欢的人,你沒看见舞阳妹纸那张羞涩的脸吗,早已定心就是咱家老三了,咱应该为他高兴,”王林一如既往的憨厚,

这种笑容,这种样子,很难讲起和那个步步毒莲,一步浮尸遍地的毒师联系起來,

“不过我看,老三对那舞阳妹纸到沒那种心思,这小子怎么了,难道,这样一个大美女,女神级别人物,也不能让他动心吗,”大师兄依旧很八卦的说道,

“你们两个,人家这种事八字还沒一撇呢,瞎讨论啥,等过段时间自然能了解的事,”身后,传出个威严且好笑的声音,不正是那一直暗中跟随听八卦的王重楼还有谁,

另一边,剑锋之上,小妮子依旧羞涩,一张俏脸似乎早就轰的熟透,低着头,有些不敢看林夕,

“对不起,”终究,在林夕那百般询问的目光之下,妮子却生生的说道,

说实话,对于现在林夕独臂归宗的事情,秦舞阳一直怀揣着一种很愧疚的心,要不是因为自己爷爷,现在的林夕也不会少一条手臂,

若不去参加那场拍卖会,林夕也不会弄的举世皆敌,以至于就连个拜师仪式都暗流涌动,不少人对其面带杀机,

可以说,这一切的诱发原因,都乃是因为自己爷爷需要的那颗镇魂花,他经历了,也得到了,但失去的东西,却珍贵无比,

愧疚之心不但她有,就算刚刚出现的丹王,也一样有,若不是如此,一直闭关的丹王也不会出关参加林夕和王重楼的拜师礼,要知道,他虽和王重楼关系不错,可在那般危险的情况下,这样一个仪式也定不会很是轻易参加的,

王重楼因为知道师兄的脾气,所以也沒有邀请丹王,可丹王却还是从丹峰赶來了,这就已经说明了丹王的态度,

一个丹王,在本身实力上或许并不算是什么,可是,他的震慑力,却比现在整个zǐ承宗宗主都还要强烈啊,

整个大宋王朝,真正的入道境高手,又有几个和丹王沒有意思关系呢,三大宗门的人之所以会忌惮最终不出手,这其中,未尝也沒有顾忌丹王那强大号召力的原因在,

虽说丹王沒有多大的可能一门心思帮剑锋,但是,若你真的拂了他的面子,他却也绝对会暴怒的,这可是个当年救过宋王的超级存在,挽救过整个大宋王朝,整个大宋之中,又有谁敢一点面子不给丹王他老人家,可以说,整个zǐ承宗,有王重楼,王崇,丹王在,那便就是闹不可破的大宋第一宗门,

就算三大宗门在尽力的和其缩小差距,但这个差距,却也绝对不会是一般人可以短时间之内缩短的,这乃是事实,就算三大宗门,也都不能不承认的事实,

若不然三大宗门也不会一门心思的培养年轻一辈精英,以至于四大宗门之中最激烈的争夺都在四大宗门的年轻一辈之中,要知道,老一辈强者,尤其是和丹王生活在一个时代的老一辈强者,一直到现在,都被面前这三座大山给死死压住了啊,喘不过气來,也很难抬得起头,

秦舞阳最心有愧疚的并不是因为林夕受伤,而是他受伤的时候别人保护自己让自己先走了,那种可以同甘却不能共苦的感觉,乃是秦舞阳心中回來之后的一个刺,

哪怕明明知道自己就算跟在身后,也不能解决问題,可那种心思,却依旧还在秦舞阳的心中,

她甚至宁愿受伤的乃是自己,也不愿意看见少了一条手臂的林夕出现在自己面前,天知道,当在看见只有一条手臂林夕的时候,她的心中,是多么的难受,

“这件事和你沒关系,是我得罪的人太多了,以至于三大宗门都想除掉我,那时候,就算你在也无济于事,他们想要的是我的命,就算你在,也依旧还是要的我的命,”林夕好笑,当下宽慰对方到,

他很清楚的知道,这一切究竟问題出在哪里,事情发展到最后,已经不是那所谓的镇魂花可以替代的了,

要怪就只能怪自己太张扬了,若是换个方式得到镇魂花,那最终的结果,定不会和现在一样,

林夕并沒有后悔,可却也并不怪面前的这小妞,和他身后的丹王,这一切,都乃是自己选择的,而结果,自然也是自己承受,

“可是,”

妮子还想在说点什么,却发现自己心中想说了很久的话,在这个时候却变的毫无用处了,那种心态,有太多的心疼,也有一些言不由衷,

“这是回天丹,乃是我爷爷当年炼制的八品巅峰丹药之一,七纹丹药,就算爷爷那里也都已经很少很少了,对你现在的状况,或许会有些作用,”小妮子从怀中拿出一玉瓶,

直接便递到了林夕手中,言语之中且还带有一些羞涩,

天知道她是多么宝贝这种丹药,明明拥有储物袋,却不放在其中,反倒放在自己怀里,

接过丹药,那淡淡的香味和体温依旧还残留在了林夕手中,他一阵感慨,这还真是最难消受美人恩啊,秦舞阳如此做派,林夕要是还不知道她那心思的话,那才是真正活见鬼了呢,

“回天丹,这可是哪怕大宋都很少存在的极品丹药啊,不愧是丹王前辈,竟然能够将回天丹炼制到七纹,”赶紧转移话題,林夕心中明白,若是在继续下去,这小妮子很有可能就真的表明心迹了,

在他的心中依旧还有两个身影的情况下,林夕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应,这乃是一个很伤人的话題,他也同样不想让面前的这玉人伤心,

他很清楚,秦舞阳一直以來都是个很开心的小公主,那种天真的乐观乃是林夕心中觉得最需要呵护的,而这个时候的自己,不能给她她想要的那些,那也就只能小心翼翼的呵护其的内心了,

不管怎么样,林锐都不想要伤害到面前的玉人,哪怕,撒泼打诨继续无赖这也是沒办法的事,

秦舞阳神色之间闪现出丝毫暗淡,不过瞬间就又回归正常了,现在的她,很清楚自己对林夕乃是个什么心思,

但却也可以感觉到现在的林夕心中并沒有自己,一直以來,秦舞阳都觉得自己不能放弃,何况这个男人还沒有真正当面拒绝过自己,

喜欢,爱,这乃是一个很深奥的字眼,秦舞阳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爱上了林夕,但却知道,在他受伤的时候自己会心疼,会疼的喘不过气來,好像死过一次似得,

转移话題也好,至少,现在还不用将窗户纸给捅破,此刻的秦舞阳,也只能用如此想法來安慰自己了,

“回天丹的炼制并不困难,只是丹方难找点而已,不过,你想要的话,我可以去找爷爷要,”秦舞阳脸上出现了丝笑容,现在的她,也终于算是想开了,或许自己真想表明心迹,这还需要一段很长的路要走,但是,在他眼中,这却也并非十分困难,

自己又不差,难道真的就不能让面前这厮有一点心动不成,这乃是她怎么也不相信的事,

要知道,有些时候,这妮子看自己的时候都会衍生出一丝心动啊,何况面前这厮,还是一货真价实的男人,这个男人,且最起码也有着小男人拥有的普通心思,

清河县中心医院怎么样
邯郸市中西医结合医院怎么样
杭州哪家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六盘水哪里看癫痫最好
西宁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