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萌娘星纪 第300章 远方,或许风雨兼程

发布时间:2019-09-13 20:03:54

萌娘星纪 第300章 远方,或许风雨兼程

一名长衣道袍的女子款款走入沧海阁,她冰肌玉骨,云鬓高盘,头戴星辰道冠,在洁白的额中还点着一枚星辰朱砂印。

仿佛从天外而来,神秘悠远。

子牙??

“你是姜子牙?”陈默脑海里想到的第一个名字就是太公望吕尚了。

“你我真是有缘,你居然知道子牙的名字。”女人语气有点惊奇。

秦微雨迷茫:“姜子牙?星界有这样的星名吗?”

“你不知道吗?”陈默问。

秦微雨摇头。

是太古星名吗?

鹊桥仙倒是知道一些祖龙之前的星名太过古老,极少会有人继承或者继承后也从不出世,一直不被人所知,这种星名叫做太古星名。

“子牙这次出世是来带她回去的。”女人指着念幽微微一笑。

“回哪?”陈默戒备的问。

“属于念幽的地方。你应该知道,念幽在萌动期就透支了自己星名之力,现在非常虚弱,她如果再待着外星域,星名便会消散,你忍心看到这个结果吗?”子牙说。

“我可以治好她。”陈默不愿放弃。

“不。”子牙非常干脆的否定了这个回答:“你治不好她,内星域也不可能治好她,念幽身上的不是病症,她需要特别的照顾。”

“是什么?”

“不可说,总之我是来带念幽回去的。”子牙走来。

“我要看看你究竟有什么本事。”秦微雨心思一动,飞鸢离思飞刀瞬间画出七道闪光,使出了玄阶月流烟渚。

飞刀如七星伴月,极快的斩去子牙。

女人款款而来,步履轻盈,飞鸢离思还未碰到她就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化解,弹开。

秦微雨一愣。

陈默眼神一动,也同时出手。

出掌如刀,强大的星力拦去女人的身形。如出一辙,陈默的掌刀仿佛碰到无形障壁,再也不能前进分寸。

子牙停下步伐:“子牙多谢你们细心照顾念幽,但是为了她好,必须和子牙回去才行。”

“你怎么找到这的?”陈默使出玄武之力,强硬的撞去道袍女子。

身影消失,陈默扑了一个空,对方已经不见踪迹,“潜龙潭得知。”声音自后方传来,陈默回头一看,女人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他身后朝秦微雨走去。

秦微雨觉得身体僵硬被控制住了,有一双手死死按住她的肩膀,让她无法动弹。

子牙面带微笑瞧去念幽,轻柔的抚摸。

她的指尖仿佛有灵光在绕,念幽半梦半醒,睁开眼帘,似乎恢复了一点意识。“是子牙姐吗?”

“是我。”子牙点头。

看到念幽竟然有些意识,陈默和秦微雨也都怔住了。

“主上很担心你呢,和我回去吧。”

念幽朦胧中嗯了一声,“我不要离开陈默……”

“等你好了再回来和他玩好吗?”子牙道。

“哦。”

“可以将念幽抱给我吗?”子牙笑容温和。

看到念幽的确认识子牙,陈默和秦微雨也找不到理由再拒绝她的要求,他们也知道眼前地方女子境界深不可测,但却是彬彬有礼,并没有强人所难,看得出来的确很关心念幽。

虽然非常舍不得,可是两人也知道,对念幽或许是最好的选择,再这样下去只会显得自己太自私了。

“我以后该去哪你们。”陈默凝视姜子牙的眼眸。

女人的眼眸如藏着一缕仙光,明眸生辉,她至始至终都是相当温柔的神态。“如果说找念幽会付出很大的代价,你也愿意这么做吗?”

“你的意思如果是会让我丧命,我的回答是我愿意。”陈默没有迟疑。

“嗯。”姜子牙纤细的手指抚过一缕耳鬓的青丝,她思考了一会:“为了念幽的安全,我们所在的地方子牙不能告诉任何人。”

话锋一转,女人笑了一笑:“但我可以送你一句话,若你有参透的那天或许你就有资格来找念幽了,这也是为你好,你愿意接受吗?”

“我能拒绝吗?”陈默反问。

姜子牙点头。

“你说吧,我一定会参透的。”

“好的。”姜子牙说:“两仪初判分阴阳,无上功德演洪荒,神州血火人心惶。双龙驭车等人皇,撑华盖占卜天干,从此一剑断哀伤。”

陈默皱起眉,这话有点一头雾水。

“你以后参透就能找到我们了。”姜子牙伸出手

秦微雨看着陈默,后者点头。

鹊桥仙才不得已将念幽抱给对方。

“多谢。”姜子牙感谢一声。

将念幽抱入怀里,姜子牙目光极其宠溺的看着念幽:“殿下,我们这就回去。”

“念幽到底是什么星名?”陈默问。

“你参透便会知晓,这也是为你好。”姜子牙没有明确回答。

转身走出一步,姜子牙想起了什么,看着陈默眉宇,略微沉思:“几天后,你有一劫,看在你曾照顾念幽的份上,子牙也照顾你一次。”

“??”

女人眸子一眨,虚空中浮现了一枚白色象牙玉佩。

玉极为精致无暇,雕刻着双龙飞天的图纹,仙光荡漾,看起来是一件宝物。

“此物为‘三界仙动佩’,当你遇到危险时使用,它能助你穿梭三界,逃离任何险境,若你能达到人仙,还能温养元神,加快仙魂九转。不过仙动佩只能使用三次,三次之后便再无灵性。”

陈默接过三界仙动佩,触手温润,一股灵气流遍全身。

“子牙!”念幽忽然说。

姜子牙附耳,两人悄悄说着什么。

“殿下,你真的要这样做吗?”

“好吧,子牙答应你,不过这件事我们不能和其她人说哦。”

姜子牙抬起头,看着陈默:“念幽要送你一样东西。”

“嗯?”

念幽伸出手指,自从子牙出现后,她的状态也好转一些。

“念幽,我不要你的东西,你不欠我什么,如果你还觉得我是你哥哥,以后我会来找你的。”陈默温柔的笑着。

“这是念幽的心意,她给你是想让你以后能更快去看她。”姜子牙道。

念幽微微点头。“念幽要先回去休息了,以后再来找哥哥。”

陈默心疼她,伸出手指和她的小小指尖碰在一起,一股黄色的灵气如同实质自指尖而出流入了陈默的手指中,这黄气和当初在梦境里所见有些相似,竟然不输星将的天地玄黄。

“这是玄黄剑气,你且好好使用,日后会对你有所帮助。”

念幽小手对陈默挥了挥,陈默的心情更加沉重。

“走吧。”

姜子牙转身离去,她的身影就像水雾,眨眼就消散在了沧海阁,气息已经完全不见,陈默可以感觉到她甚至已经不在这个星域了。能一息间,穿梭星域,对方的境界已经深到望尘莫及的地步。

看着指尖念幽留下的玄黄剑气,陈默恍如如梦。

“刚才发生了什么。”陈麒如梦方醒一般,茫然的觉得气氛不对劲。

很显然姜子牙的到来,陈麒似乎一无所知,连念幽不在秦微雨怀里也浑然未觉。

“啊,四弟,我要和小缘告白。”陈麒大声说道。

正沉浸在感伤中的陈默打起精神。“二哥,姐姐说你以前常和长安一些姑娘表白,你这次又在发哪门子疯。”

“这次我是认真的,小缘不能习武,我见有怜,让我想起四弟你小时候。以前二哥逍遥也没做到二哥的,这一次我一定要好好保护小缘。”陈麒非常严肃。

陈默无语。

陈麒跑了出去,朝着正在殿外宁小缘跑去。

“微雨,姜子牙那句话你怎么看?”

“我看不出什么,但是我能感觉到对方深不可测,念幽的身份很不一般,现在我们还是不要再想这件事。”秦微雨释然了。“那名子牙为人不错,能比我们更好照顾念幽。”

陈默也知道,只是有点不甘心。

“陈默,你现在还是好好修炼,只要还在星界,日后总有机会见面的。子牙说你有一劫难,恐怕不是空穴来风。”秦微雨担心这件事。

陈默大概猜到了什么“大概她说的是雌雄宫主吧。”

两人看着门外,陈麒和宁小缘说了什么,宁小缘忽然朝陈默看了一眼,然后咬着嘴唇,不知是羞还是恼的跑开了,留下陈麒呆呆站在原地。

陈默一愣。

二哥难道被收好人卡了?

他走过去,“二哥,小缘答应你了没。”

陈麒木然,“四弟,我恨你啊。”

“恨我干什么,你刚才还说要爱我呢。”陈默哈哈一笑。

陈麟掩面一叹。“幼薇如此,为什么小缘也如此。”

陈默一头雾水。

秦微雨看不下去这个男人的木讷了。“你还没看出来吗?那个叫宁小缘爱慕的是你。”

陈默一惊,“刚才微雨你不还捅我提醒我吗?他们不是还挺羞涩的吗?”

“笨蛋。我是提醒那位姑娘对你到来后的变化。”秦微雨扮过男装,对女孩子那点微妙心思了若指掌。

宁小缘来东麟剑宗打理事务已经好几个月了,再怎么内向也都该熟悉了,毕竟她也曾经营着宁家生意,人际关系肯定很熟了。但是陈默到来却让女孩更加羞涩,用脑子想都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

“怪二哥自作多情。”陈麒也觉得之前那气氛很有一种情窦初开的青涩这才想表白的,结果却是被毫不留情的拒绝了。

“她的羞涩只是因为和你一起第一次见到你的家人二哥而已。”秦微雨一眼就看破了,这就好像和喜欢的人第一次去见家长,面对对方的家长自然有些拘谨羞涩了。

“还是微雨弟妹了解女人啊。”陈麒很痛苦。

这可出乎了陈默的预料,他本来还想撮合两人的,毕竟他只是因为宁小缘过去和自己差不多遭遇将她当做了妹妹,拜托,自己已经和姐姐有了深入的关系,难道和自己妹妹又深入一次?这简直禽兽不如啊。

“要不,我去劝说一下?”陈默为难。

“你要是敢伤小缘的心,二哥我就杀了你啊。”刚才还言之凿凿要弥补小时候对陈默疏忽的二哥,转眼就大义灭亲。

陈默都有点哭笑不得。

“我要去安静一下。”陈麒挥挥手。

“你怎么办?”秦微雨问他。

“没事,二哥没心没肺,伤不了几天,当初信誓旦旦非鱼幼薇不娶,结果鱼幼薇离去长安后也没见要死要活。”陈默已经习惯了。

秦微雨可不是这个意思,她对陈默以外的男人私生活可没兴趣。“我是说那位叫宁小缘的。”

“我只是将她当做妹妹。”陈默直言。

“是吗?可是你当做姐姐的某位不还是被你占有了吗?”秦微雨毒舌附体。

陈默那个心塞,他居然无言以对。

“我二哥都将你当做我夫人了,你怎么想?”陈默反问。

“我马上就要离开了,以后我们也许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夫人不夫人并没有什么意义。”秦微雨很大方的说。

陈默听到这话则更伤感了。

“所以最后即使我站在尾火星域最顶点,却还是留不住身边的人吗?”

“如果想要走的更远,天下便无不散的宴。”秦微雨轻声如丝。

事实上,陈默也很清楚,他无法给身边的人任何承诺,到最后就是他也要离去。

陈默突然情不自禁念起汪国真的一句诗,这首诗或许最能代表此刻他的心情。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

既然选择了远方

便只顾风雨兼程

我不去想能否赢得爱情

既然钟情于玫瑰

就勇敢地吐露真诚

我不去想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

既然目标是地平线

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我不去想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

只要热爱生命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第一卷君子所向披靡完)

精神焦虑抑郁消化不良胃反酸
宝宝病毒感染反复发烧怎么办
婴儿流鼻血
小儿如何退烧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