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校草制霸录 六十一、实验班

发布时间:2020-01-16 13:19:04

校草制霸录 六十一、实验班

说话间,雪翎托着两人点的饮品走了进来。孙良侯接过咖啡,笑着说道:“雪翎老板,忙不忙?不忙的话赏光陪我们坐坐。”

雪翎眨眨眼睛:“陪聊另外收费。”

“那先聊十块钱的!”

“十块钱?那你还是买棒棒糖去幼儿园骗小朋友吧!”

待雪翎款款坐下之后,孙良侯才指着江水源道:“有这么聪明帅气的美少年陪你聊天,你不感谢也就罢了,还敢收费?我现在终于明白什么叫做掉进钱眼里了!”

雪翎道:“我说的是陪你聊收费。陪小帅哥聊?我怕我根本排不上队!”

孙良侯哈哈大笑:“算你有眼光!我这位小兄弟绝对才貌双全,貌咱就不说了,一目了然。才你知道吗?别看他才高二,人家写过、拍过广告、发过论文、出过专著,全国大奖也得过好几个。关键他还记忆力超群,说出来怕吓着你,他能全文背诵《十三经》《二十四史》等重要国学典籍!”

雪翎瞪大漂亮的眼睛:“假的吧?说背《十三经》我还有点信,毕竟古往今来会背的颇不乏其人。背《二十四史》?如果我没记错,那可是三千多卷、四千多万字!你要说他通读一遍,我都有些怀疑,通背?”

孙良侯端起咖啡啜了一口:“那你就考考他。想当年你雪翎老板也是叱咤一时的才女,我倒想看看是东风压倒了西风,还是西风压倒了东风?”

江水源苦笑着摇摇头:自己会背《十三经》《二十四史》,就好像三岁宝宝会背《登鹳雀楼》,到了什么场合都能拿来炫一炫,简直是防不胜防又烦不胜烦!他决定从源头治理:“其实我——”

“其实你只会背一部分?晚了,你已经成功激起了我的好奇心和好斗心。”雪翎根本不给江水源反悔的机会。她侧头想了片刻:“我记得以前写书的时候提到一则故事,说历史上很多将军都以战死沙场、马革裹尸为荣,偏偏就有这么一位将军,在城破巷战之际他却找了个僻静地方躲起来,等到战事快要结束,才走出来主动向对方士兵表明身份。他的观点是,‘我要是死在乱军之中,别人看到我死得不明不白,或许会认为我有负国家。我现在明明白白死在光天化日之下,天下人就知道我的忠烈了。’这位将军是谁?”

江水源毫不费力地回答道:“他叫完颜彝——”

“错,是陈和尚!他的名字非常奇特,所以我印象非常深刻。”

江水源无奈地解释道:“你听我说完。他叫完颜彝,字良佐,小字陈和尚,史书上说‘世以小字行’,就是大家通常叫他小名‘陈和尚’或者‘完颜陈和尚’。你刚才说的那个故事,就出自《金史》卷一百二十三《忠义列传三》的《完颜陈和尚传》里。”

孙良侯端着咖啡杯,似笑非笑地看着雪翎:“这就尴尬了!”

雪翎眨眨眼睛,忽然展颜一笑:“我这回算是李鬼碰见李逵,彻底漏了怯。小弟弟,你怎么可以这么厉害?完全不给姐姐活路啊!”

“不给活路?这句话总结得好,小江就是要不给你们活路。”孙良侯眼睛里都带着笑意,“雪翎你算是很有名气的新生代作家,写的历史散文、宫廷在业内有口皆碑。今天这里就我们三个,没有税务局来查你的版权使用费和个人所得税,坦白说,你每本书平均能卖出多少册?”

雪翎迟疑地回答道:“这个不好说。卖得好的像《深宫晚更红》,大概印了24万册;差的像《读史泪满襟》、《晚明风华》,都只有区区2万本。平均下来每本书能卖个7、8万本吧?也就赚个辛苦钱。”

孙良侯指着江水源:“我可听说他写的首印就是50万册,后来还加印了好几次,恐怕总数不下100万册。怎么样,羡慕嫉妒恨吧?”

江水源连忙澄清道:“不一样的。雪老板的书是摆在书店里,一本本卖出去的;而我那本书是放在服装专卖店里,作为搭头用来免费赠送的。免费送的当然是不要白不要,和销量却是无关。”

孙良侯道:“先别管商家是拿来赠送的还是用来糊墙的,我只问你一句,他们给了你稿费不?”

“那倒是给了。”江水源诚实地回答道。

“这不就结了吗?”

雪翎眼望苍天:“我也想有这样土豪的朋友,稿费给得足足的,然后一口气把我的书印上几十万册,满世界的赠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雪翎的大名!”

孙良侯整整衣领:“雪翎女士,你看我壕么?”

“对不起皇太,小女子卖艺不卖身的,请客官自重。”

孙良侯顿时神色有些颓然,半天才说道:“那你猜猜咱们这位能背《十三经》《二十四史》、能写畅销的小朋友,上大学准备学什么专业?”

“国语?不过瞧你这么问,肯定不是国语了。外语?政治?经济?管理?法律?”

孙良侯摇摇头:“都不是,他选的是数学!”

雪翎满脸惊愕:“数学?小江打算学数学?要说我们国家的数学确实弱了点,不仅比不上米、佛、罗刹那些一流强国,就算在二流中都是排名靠后的。最简单的指标就是截至目前,好像只有华裔数学家获得过菲尔兹奖。小江这是打算为国争光?不过总感觉哪里有点不对。”

“感觉风格有点违和?”

“没错,就是风格违和!”雪翎看着江水源,“这么聪明帅气的少年,就算不学金融、医学、法律之类高富帅万人迷的专业,至少也得像你们孙家一代目那样,搞搞物理、研究研究好学,或者把生物、天文之类的学科全部涉足一遍吧?学数学?为什么一提到数学,我脑海里瞬间浮现的是满脸倦容、目光呆滞、头发凌乱、胡子拉碴、衣冠不整、枯燥乏味的死宅形象?”

孙良侯放下咖啡杯:“拜托雪翎,就算你不喜欢数学,觉得它枯燥无味了无生趣,也不至于把数学家形容得那么不堪吧?而且我觉得小江之所以选择数学,并非他有投身数学研究事业的浓厚兴趣和强烈愿望,而是他在不了解其他专业的情况下,只能选择一个自己比较熟悉、比较有感情的学科。不过这不能怪小江,毕竟他今年刚15岁,才上高二。”

雪翎挢舌难下:“高二……”

孙良侯点点头:“没错,是才上高二。按照道理,最好是让小江继续读完高三,让他找到自己的兴趣点所在,然后再上大学。可这对于他来说,完全是浪费一年时间。可要让小江现在就读大学,又怕他选错专业,浪费他的大好潜质。毕竟男怕选错行、女怕嫁错郎,雪翎你说是不是?”

雪翎白了他一眼,然后说道:“这就是近一百年来科技高速发展的后果,专业壁垒越来越深厚,越来越难打通,迫使人们不得不尽早尽快结束通识教育,花费更多的时间进入到专业领域学习。像你们孙家一代目那样纵横多个领域,而且每个领域都卓有建树的奇才,注定成为传说,以后估计都不会再有了。”

孙良侯道:“我觉得这和科技高速发展无关,而是社会平均智力增长水平跟不上科技发展速度所造成的恶果。我相信在现在或不久的将来,人类的智力水平肯定会迎头赶上,也坚信还会出现像阿基米德、伽利略、牛顿和先祖父那样的旷世奇才!现在的关键问题是,如果旷世奇才已经出现或者即将出现,我们应该如何为他提供足够的成长空间?这是我有幸担任此次修习班班级导师后一直在考虑的问题。”

雪翎托腮想了想:“按照你的意思,问题症结主要出现在高中通识教育向大学专业教育转变的过程中,时间太短,导致少数优秀人才过早局限于本专业,从此泯然众人;可时间太长,又会让大多数人浪费时间,学习自己可能一辈子都用不上的知识。从这个角度来看,改变学制是不太可能了,一方面牵扯太大,另一方面也得不偿失。”

孙良侯顺着雪翎的思路说了下去:“既然无法改变学制,那就只能把改革的目标放在个别学校,好在优秀人才也是极少数。而问题出现在高三以后,让优秀人才多上几年高中显然不现实,那就只能把他们先录取进大学里,然后像高中那样,学生入学时先不分专业,首先接受强化式数理基础和人文社科基础的小班通识教育,等到眼界开阔、基础打牢之后在根据个人能力和志趣,自主选择一个专业或多个专业,必要时还可以通过增加课程学分、延长修业年限、授予荣誉学位等多种方式加强培养,造就文理兼修、中外会通、古今淹博、跨学科学习和创新能力突出的优秀人才。这个主意好!”

江水源端着杯子在边上实力划水:这跟我有关系吗?我还是喝茶看热闹吧。

常州市第七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兰州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最好的癫痫病治疗医院
梅州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宁夏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